助我看看

  要说是鸟却不会飞,这会令人奇怪,但要讲能飞的鸟类中,还有会倒着飞的,那就更稀罕了,蜂鸟就是这种专门“倒行逆施”的飞鸟。

  蜂鸟是世界上最小的鸟类,身体只比蜜蜂大一些,它的双翅展开仅3.5厘米,因此,蜂鸟只能和昆虫一样,用极快的速度振动双翅才能在空中飞行,双翅振动的速度达每秒50次。蜂鸟不仅能倒退飞行,而且还能静止地“停”在空中,当它“停”在空中时,它用自己的细嘴吸取花中的汁液或是啄食昆虫,这时在它身体两侧闪动着白色云烟状的光环,并发生特殊的嗡嗡声,这是蜂鸟在不停地拍着它的双翅而产生的光环和声响,蜂鸟的嘴细长,羽毛鲜艳,当它在花卉之间飞舞时,像是跳动着的一只小彩球,非常好看。

  所有鸟类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新陈代常快,而这种微小的蜂鸟表现得更突出。它的正常体温是43度,心跳每分钟达615次。每昼夜消耗的食物重量比它的体重还多一倍。蜂鸟大约有300多种,绝大多数都生活在中美洲和南美洲。

  橡人类要盖房子安居一样,鸟类的居室其实就是它的窝巢。盖什么样的房子,用什么建筑材料构建居室,以及把房子建在什么地方,百鸟百态,十分有趣。

  燕子称得上是大师级的能工巧匠。它以巧夺天工的泥塑工艺来建“房”,那一嘴接一嘴衔来的一小团一小团的泥土和粘土,是用燕子口中产出的天然粘合剂——唾液来粘结成型的。半球形的是家燕的栖息空间;毛脚燕的“居室”上部封闭不见天日,出入经过侧门;金丝燕盖“房”用料考究,它口衔嘴叼,用自身的唾液混合海藻筑巢,难怪,人们都将这种上等“进口”材料盖的房当作滋补珍品享用,不知有多少燕窝葬身于人腹,好端端的“房子”硬是让嘴馋贪吃的人吃掉了。一种名叫格伐杰玛的雨燕用植物的纤维和唾液筑巢,由于选用了质轻而又极具韧性的建筑材料,因此这种“房子”可以高高地悬挂在细小的树枝上。攀雀的巢也都悬挂在细长的树枝上,它是用植物的茸毛建造的,质地更柔软更轻巧,看上去攀雀的居室更像是羊毛毡子制成的曲颈瓶。住在这样的房子里,它们便成了“瓶中鸟”,而不是通常所说的“笼中鸟”了。

  惊鸟、啄木鸟、鸮和山雀都是在树洞里安家建房的。它们当中,只有啄木鸟是靠自己的辛勤劳动,用嘴啄出树洞来,其余的鸟都是不劳而获地利用啄木鸟用过的旧树洞或天然形成的树洞,这样它们就只能一辈子都住旧房子了。

  翠鸟(又叫鱼狗)和灰沙燕专门选择在陡峭的河岸上凿洞挖穴,它们在不辞辛劳挖掘出来的狭长洞穴的尽端,拓展出一个较大的空间。翠鸟是吃鱼的鸟类,它甚至也选用鱼骨和鳞片作为室内装修材料——翠鸟的巢里铺满了鳞片和鱼骨。

  雕、鹰和鸢是一些性情凶猛的禽类,别看它们体形硕大,盖的“房子”也很宽敞亮堂,但工程质量却很糟糕。它们的巢是用粗细不等、长短不齐的树枝搭起来的,看上去就像是人们盖楼房搭起的脚手架一样,既简陋又很粗糙。与之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在俄罗斯有一种极普通的鸟燕雀,却精心设计、精心施工,建造了极为精致的居室,它们精选建材——将地衣、青苔和榆树皮由表及里地编织成了精美绝伦的房子,这种鸟巢伪装得就好像生长着地衣的树干和树枝。

  值得一提的是非洲厦鸟,单从名字里的一个“厦”字就可以看出它们的建筑天赋。厦鸟结成群体共同建造一个伞形的公共棚屋,然后再在同一个屋顶下,成双结对的鸟又各自分别盖自己的小屋——挂巢,这种集体宿舍楼似的鸟巢(公共棚屋)外形像一口大钟,而各自独立的挂巢又像是钟摆,风儿吹来,似乎还会发出金属的声响呢!

  天高任鸟飞,大自然在赋予鸟类非凡的活动能力的同时,也并没有忘记给予它一些保护自身免受凶猛动物攻击的色彩。

  鸟类的保护色在总体上虽说不如昆虫、鱼类、哺乳动物等,但习惯于在地上筑巢垒窝的鸟类却拥有较强的保护色,这是因陆地上的活动比空中更容易受到敌对攻击。当雌性丘鹬、山鹑、百灵静卧巢穴中孵卵的时候,它们的身体色彩往往与周围的环境色彩能融合得非常和谐,而不易为外界所察觉。即使是地鵏那样体形巨大的鸟类也莫不如此。母鸟之所以能稳坐巢中孵化小宝宝,全在于自身的保护色给了它们足够的自信心和安全感。

  一般他说,保护色和鸟的活动能力与活动方式密切相关。凤头麦鸡、金鸻 、山鹑的幼雏在得到雌鸟发出的危险信号时,往往会本能地匍匐在地而下露声色,从而化险为夷,此时此刻,或许触摸到它们的身体比用肉眼发现它们来得更容易些。

  像鸮(俗称猫头鹰)和夜鹰这样夜间捕食活动而昼伏山林的鸟类,保护色对于它们安全地度过一个又一个漫长的白昼来说,显得尤为重要。夜鹰深棕色的羽毛使得它栖息在林地或树枝上,很难被发现,甚至当你走到几乎可以摸到它的距离,它仍不会飞走。

  鸦在沼泽中表现出对生活环境所具有的良好适应性,它们既从芦苇和席草丛中觅食,又用芦苇席草盖房筑巢。一旦遇到险情,鸦就会舒展身体、引颈仰天,把自己那具有天然保护色的身姿融合在席草丛中,隐蔽得天衣无缝,即使是近在咫尺也全然不知其身体所在。因此,可以说鸦是动物世界里身体保护色和保护形体最佳结合的经典之作。

  曾有一位研究鸟类的科学家,为了研究鸟的生活习性,爬上下一棵高大的松树,当他将手伸进松树上那个巨大的鸟巢时,出乎意外的事情发生了。摸到的不是卵和雏鸟,而掏出的竟是一条肥大的狗鱼。科学家大惑不解。其实,这并不是狗鱼把窝筑到松树上去了、而是它一不留神就成了鱼鹰的“战利品”。原来,鱼鹰这种猛禽专捕食鱼类,当它在水面上空飞行时,锐利的目光却在高效率地工作,一旦发现目标就俯冲击水,爪到擒来。

  鱼鹰除了爪长趾尖外.爪掌下面所覆盖着的一层结节,能确保光滑的鱼身不会从它的掌中脱落。

  那位科学家从鸟窝里逮到的鱼,恐怕是一份重量级的“战利品”。鱼鹰还没来得及饱餐一顿,那鲜活的狗鱼转眼功夫又成了科学家的囊中之物了。

  鸟类悠扬悦耳的鸣叫令人们大饱耳福。然而鸟类家族成员中也并不全都是天生一副好歌喉的音乐家。例如麻雀的叫声就远不及黄鹏那么婉转动听;而乌鸦的鸣叫在老树枯枝。秋风暮色中更给人一种恐惧感。

  布谷鸟叫,声声悦耳。充满乐感,且更准确地发布了“报春”的信息;寒号鸟则是在凛冽寒风中发出一种无可奈何的哀鸣。自然界中,还有不少鸟儿身怀绝技,简直就是名副其实的配音演员。当一种名叫柳雷鸟的雄鸟不同寻常地发出狗叫声的时候,这表明它正处在春天发情期间;乐观的人笑口常开,可谁曾想到森林中的大角柴和林鸮以及海鸟中的黑头海鸥(又叫笑海鸥)、也会惟妙惟肖地发出人类的大笑声来;田鹬(又叫沙锥)在空中飞行不停地抖动尾羽时所发出的声音如同羔羊的啼叫;蚁鴷(地啄木、蛇皮鸟)每当遇到敌对攻击时,往往会应急地做出一种自卫姿态,摇头晃脑地张开嘴,发出蛇一般的咝咝声,对敢于来犯的敌人很有威慑力。甚至整天待在树洞里的蚁鴷幼鸟在受到惊吓时,也会像蛇那样咝咝作响。可见,它们这种抵御外敌入侵的本领是与生俱来的。

  生儿育女从来就是妈妈的大经地义的义务,鸟类世界里也莫不如此。但自然王国也的确有“角色反串”的现象。鸟类中的瓣蹼鹬就冒出了“反串为母”孵卵育雏的鸟爸爸。

  鸟类在孵雏育幼阶段,从来就是雌雄共同承担义务的,只是分工不同而已。通常情况下是母主内,即静卧巢中尽心尽力地孵卵,甚至是忠于职守、废寝忘食;父主外的职责内容包括保安警卫或觅食给养等后勤保障工作。然而,雄性瓣蹼鹬却打破了这一传统分工,稳坐巢中孵蛋育雏了。久而久之,甚至在毛色外观上也“雌性化”了。鸟类一般都是雄性的羽毛亮泽艳丽、光彩照人,而孵卵的雄性瓣蹼鹬的毛色却并不亮丽,反倒是不孵蛋的雌性,毛色由白、灰、红三色交织,美艳多姿,甚至在发情期间,也是雌鸟搔首弄姿向雄鸟大献殷勤。

  牙医能给缺牙者装上假牙达到保健目的。鸟类是没有天然牙齿的动物,就得借助于假牙来磨碎食物,然而它们的假牙不是装在口腔里,而是搁进了胃里。鸟类的所谓“假牙”就是将一些砂粒装进了一个肌壁十分发达的砂囊里,鸟类吃下的谷物正是由这些砂粒磨碎的。至于它们选择什么样的砂粒作为坚硬的“假牙”,假牙的磨损和更新周期的情况如何?还有待人们通过进一步研究来作出回答。

  人们历来将“鸟乳”作为不切实际的事情和绝对行不通之类事物的代名词。鸟类似乎是绝对不可能有乳汁的。但斑鸠产乳恐怕是鸟类家族绝无仅有的唯一例证。斑鸠的乳汁不是由乳腺而是由嗉囊内壁的一种再生作用所产生的。这种不可多得的鸟乳时常与潮湿的谷物混合起来,成为斑鸠幼鸟的可口食物。更令人称奇的是,斑鸠不论雌雄都能产乳汁,因而其父母双亲都能承担养育雏鸟的职责。同哺乳动物的生理机制一样,斑鸠的乳汁分泌也是受脑垂体前叶激素(催乳激素)控制的。

  在鸟类家族中,家庭和睦,夫妻恩爱的情况并不多见。一般来讲夫妻关系并不十分紧密,甚至是断断续续。只有当它们考虑生儿育女问题的时候才会生活在一起。人们常见的候鸟在冬季宿营的时候,雄鸟与雌鸟从来就不同床共枕,在漫长的迁徙飞行中,它们也是各自为阵、而只有到了巢区时才会重新相会聚首。

  似乎是鸟巢才具有诱惑力,而婚姻本身并无什么约束力。甚至“喜新厌旧”的事情也是经常发生的。春天,当雄鹳首先飞抵鸟巢的时候,如果有缘来相会的是一位年轻貌美的雌鹳的话,雄鹳一定会一见钟情,再结秦晋之好,而等到原主妇归巢的时候,雄鹳则会形同路人地不理不睬,甚至会坐山观虎斗地对待两只雌鹳之间情敌之战。坐等胜利者顺理成章地成为它的妻子。

  南美杜鹃像知了一样老是不厌其烦地重复“啊尼!啊尼!啊尼!”的啼鸣,因此又得了一个“阿尼鸟”的别称。阿尼鸟筑巢解决住房间题时,从不搞独门独院,而是群鸟聚集起来盖“招待所”——构筑又大又深的鸟窝,供鸟群在同一屋檐下共享劳动成果。尔后,雌鸟各自下蛋,单只产蛋量为15~20个,高产鸟可达50个之多。当大鸟窝里布满了蛋之后,便有好几只鸟同时承担孵化任务。“招待所”里的所有房客都必须轮流承担这项工作,即使是雄鸟也不例外。

  世界上约有50种杜鹃在别的种类的鸟窝里下蛋,这种巢寄生的现象,使杜鹃落得了一个“不愿抚养亲生孩子”的坏名声,其实,生活在印度和美洲大陆的杜鹃,并非是不负责任的父母,对于垒窝筑巢、孵卵和喂养雏鸟的义务,它们都是亲历亲为、尽责尽职的。

  奎氏杜鹃中就有在同种中找窝寄生孵卵的个别“懒汉”,并败坏了整个种群的名声。

  在北美洲定点繁殖的黄嘴杜鹃,由夫妻共同筑巢。由于雌鸟每个繁殖期下10个蛋,但下蛋的间隔时间很长,以至于常常会使雏鸟和新生蛋混杂在同一个窝内。喂养雏鸟使雌鸟无暇再顾及孵蛋,却又要把蛋下完。于是黄嘴杜鹃就染上了将蛋寄存在邻居——不同种类的鸟巢的“坏毛病”。

  还有的杜鹃从不筑窝。眼见别的鸟住房条件优越,它就会去“占窝为王”。这种不道德的行为倒是促使它们在孵卵、饲喂雏鸟的亲身经历中重新找到了“为鸟父母”的感觉。

  非洲生长着一种大斑杜鹃,善于选择“保姆”为它们孵卵、喂养雏鸟。一旦小鸟羽丰振翅,大斑杜鹃又会把自己的子女从“保姆”手中领走,按照固定的模式养育后代。

  生活在俄罗斯的杜鹃在生儿育女方面,获得了150种鸟的无私援助。但每个鸟窝只寄养一个蛋。它们善于选择蛋的大小与色泽与自己相类似的鸟种作养父养母的“最佳人选”。

  寄养过程一定要做到神不知鬼不觉,否则就有可能惨遭不测——被人家扔出去。由养父母孵化出来的小杜鹃形体与声音都与养父养母所生的子女相类似。这就大大增加了它们寄人篱下的安全系数。

  燕子是一种候鸟。冬天来临之前的秋季,它们总要进行每年一度的长途旅行——成群结队地由北方飞向遥远的南方,去那里享受温暖的阳光和湿润的天气,而将严冬的冰霜和凛冽的寒风留给了从不南飞过冬的山雀、松鸡和雷鸟。表面上看,是北国冬天的寒冷使得燕子离乡背井去南方过冬,等到春暖花开的时节再由南方返回本乡本土生儿育女、安居乐业。果真如此吗?其实不然。原来燕子是以昆虫为食的,且它们从来就习惯于在空中捕食飞虫,而不善于在树缝和地隙中搜寻昆虫食物,也不能橡松鸡和雷鸟那样杂食浆果。种子和在冬季改吃树叶(针叶树种即使在冬季也不落叶)。可是,在北方的冬季是没有飞虫可供燕子捕食的,燕子又不能像啄木鸟和旋木雀那样去发掘潜伏下来的昆虫的幼虫、虫蛹和虫卵。食物的匮乏使燕子不得不每年都要来一次秋去春来的南北大迁徙,以得到更为广阔的生存空间。燕子也就成了鸟类家族中的“游牧民族”了。

  鸟类一般都选择在春暖花开的季节生儿育女,而交嘴雀却与众不同,偏偏选择在夏天和冬未时节。交嘴雀把鸟巢构筑在枫树上。冬季,不管是冰霜雪雨,抑或是寒风刺骨,交嘴雀的雌鸟都会忠于职守地在鸟巢中孵卵,雄鸟则守留在距鸟巢不大远的地方,发出婉转的鸣叫,如同在欢唱着一支春天里的歌,又像是在给孵卵的雌鸟鼓劲加油。正由于它们夫妻双双同心同德,心诚所至,它们居然在-35~-25℃的严寒中孵化出了雏鸟,创造出了一个动物世界的生命奇迹。

  交嘴雀从不给幼鸟喂食昆虫,倒是给雏鸟喂素食——将松果及其他球果的种子用嘴弄碎后喂给它们。

  交嘴雀是由它那别致的喙而得名的,它的嘴的尖端弯曲,上下两片交叉成“钳子”状,这种精妙的嘴形设计,使它们将种子从球果中剜出来时是那样的得心应手。交嘴雀不仅对繁殖期的选择很特别,在树上的活动方式也十分新奇。它们在枞树或松树上,常常以一种头朝地的倒挂姿势在枝干上爬行,有点儿橡鹦鹉,爬行不仅用爪子,连喙也起了辅助作用。交嘴雀年轻的时候并不漂亮,毛色棕绿,年纪大的时候,倒是“老来俏”了。雄鸟的羽毛成了红色,雌鸟也披着鲜亮的黄绿色羽毛了。

  松雀、太平鸟、鸫这3种鸟都是森林中的义务播种能手。它们之所以能为林木播种,是因为它们都有“消化不良”的毛病一——即它们所爱吃的浆果,其种子在肠胃中没有被消化。“树种穿肠过”之后,萌发能力不但没有失去,反而还在鸟粪的肥料作用下得到了强化。因此,它们的粪便拉到哪里,哪里就会有林木生根发芽、繁衍生发。它们飞到哪儿就把生命之绿播撤到哪儿。这些鸟所播撒的树种与它们的饮食习惯和口味有关。花楸、稠李、鼠李、酸樱桃的果实都是它们的美食,还有悬钩子树和草藤的种子也是它们的可口食物。因此,这些浆果树和灌木也在它们的栖息地和活动区域内变得枝繁叶茂、生机勃勃。

  野生的绒鸭生长在北方海域中的岛屿或海岸边的陆地上。绒鸭身上的绒毛柔和细软、手感极好,是羽绒中难得的珍品。

  每逢垒窝筑巢期到来的时候,绒鸭总会情不自禁用嘴将胸部和腹部的优质绒毛拔下来,用来精心铺垫它们的爱巢。在绒鸭的蛋生出来之前,人们是绝不会从巢中取走绒毛的。人们对它们采取一种友好、保护的积极态度,每年总不会忘记在绒鸭筑巢之前为它们准备场地,并将猎杀绒鸭和偷吃鸭卵的狐狸和猛禽消灭干净,甚至连狗也被禁止进入绒鸭栖息的岛屿。这样,等到雏鸭即将孵化出来之前,也就是绒毛尚未被刚出壳的鸭污染之前,人们就开始收获鸭绒了。每个巢大约能得到20~50克极其珍贵的羽绒。对于巢中只剩下为数不多的绒毛,雌绒鸭绝不会气急败坏,它们会找来一些干燥的水藻将鸟巢重新铺垫舒适,或者再从自己的身上拔下些绒毛来。当然,动员雄绒鸭“捐献”些绒毛也不是没有可能的。即使鸭绒被人取走了,绒鸭妈妈仍然会想方设法为她们那刚出世的小宝宝创造一个舒适暖和的安乐窝。

  雌性绒鸭不仅对其儿女充满爱心,同时也与人类保持着和睦相处、礼尚往来的友好关系。对于关照它们生儿育女并积极创造和平生态环境的人们,绒鸭用不着再存有戒备心理了。它们与人类越来越亲切的关系,意味着有朝一日绒鸭将成为家禽中的新成员。

  鸵鸟是现存体型最大的鸟类,体重有100多千克,身高达2米多。要把这么沉的身体升到空中,确实是一件难事,因此鸵鸟的庞大身躯是阻碍它飞翔的一个原因。鸵鸟的飞翔器官与其他鸟类不同,是使它不能飞翔的另一个原因。鸟类的飞翔器官主要有由前肢变成的翅膀、羽毛等,羽毛中真正有飞翔功能的是飞羽和尾羽,飞羽是长在翅膀上的,尾羽长在尾部,这种羽毛由许多细长的羽枝构成,各羽枝又密生着成排的羽小枝,羽小枝上有钩,把各羽枝钩结起来,形成羽片,羽片扇动空气而使鸟类腾空飞起。生在尾部的尾羽也可由羽钩连成羽片,在飞翔中起舵的作用。为了使鸟类的飞翔器官能保持正常功能,它们还有一个尾脂腺,用它分泌油质以保护羽毛不变形。能飞的鸟类羽毛着生在体表的方式也很有讲究,一般分羽区和裸区,即体表的有些区域分布羽毛,有些区域不生羽毛,这种羽毛的着生方式,有利于剧烈的飞翔运动。鸵鸟的羽毛既无飞羽也无尾羽,更无羽毛保养器——尾脂腺,羽毛着生方式为全部平均分布体表,无羽区与裸区之分,它的飞翔器官高度退化,想要飞起来就无从谈起了。

  那么为什么鸵鸟的飞翔器官会退化呢?这要从鸟类的起源说起。据推测大约在两亿年前,由一支古爬行动物进化成鸟类,具体哪一种爬行动物是鸟类的祖先,尚无定论。随着鸟类家族的繁盛以及逐渐从水栖到陆栖环境的变化,在适应陆地多变的环境的同时,鸟类也发生了对不同生活方式的适应变化,出现了水禽如企鹅、涉禽如丹顶鹤、游禽如绿头鸭、陆禽如斑鸠、猛禽如猫头鹰、攀禽如杜鹃和鸣禽如喜鹊等多种生态类型,而鸵鸟是这么多种生态类型的另一种类型----走禽的代表。长期生活在辽阔沙漠,使它的翼和尾都退化,后肢却发达有力,使其能适应沙漠奔跑生活。自然法则是无情的,只能适应而不可抗拒。如果鸵鸟的老祖宗硬撑着在空空荡荡的沙漠上空飞翔,而不愿脚踏实地在沙漠上找些可吃的食物,可能早就灭绝了。退一步讲,如果大自然最早把鸵鸟的老祖宗落户在树林里而不是沙漠上,鸵鸟也许不会成为不会飞的鸟类,但也许它也不会称之为鸵鸟了。

  哺乳动物在繁衍生产上的优势在于,母乳为后代提供了养分充足且易于被消化的天然优质婴幼食品,从而有效地保证后代有较高的成活率,而无效的繁殖数量也随之相应降低,初生的幼小生命不再会因自然灾害和恶劣的气候环境而缺吃少喝,母亲体内的脂肪足以维持小型“乳汁厂”的开工投产。动物的乳汁含有蛋白质、脂肪、乳糖、钙、碳酸氢钠、镁、氯、钾和多种矿物质,还含有维生素和激素。其中海豹和灰鲸的乳汁最富有营养,其脂肪含量高达53%以上,因而一头小鲸每天竟能靠乳汁增重100千克。野兔每周仅给小兔喂二三次奶就足够了,原因是它们的乳汁中含有25%的脂肪。

  同吃同住的家庭生活模式,使幼小的哺乳动物获得了更多的生存机会。“适者生存”的自然法则更加速物种的进化速度。哺乳动物在家庭生活的圈子里不仅养育和护卫自己的后代,更注重培养后代的觅食和自身的防卫御敌能力。食物结构的改善促进了大脑的发展,从而使哺乳动物能够将智能和经验代代相传,长久受益。

  水生哺乳动物能长时间在水下活动而又不至于缺氧。它们是如何解决呼吸问题的呢?通常情况下,血红蛋白作为一种血液与氧结合的特殊物质具有两种特性:在血液流经肺部时,能及时高效地与氧结合,即每毫升血液可结合0.2毫升氧,约占血量的20% ;能及时释放所结合的氧,使肌体组织及时受益。肌肉的需氧量较大时,在收缩过程中使血管受阻,无法从血液中获得宝贵的氧,因而大自然又选择一种肌红蛋白来为肌肉供氧。肌红蛋白类似于血红蛋白,但它捕获和保存氧的能力更强一些,只有在外界环境中非常缺氧的情况下才释放氧。温血动物心肌中的肌红蛋白含量为0.5%,可使每克心肌获取2毫升的储存氧,这足以保障心肌的正常需求。

  水生哺乳动物在至关重要的肌肉里,肌红蛋白的含量很高,它们的大储量氧库就构建在那些肌肉里。抹香鲸能在水下潜泳30~50分钟而丝毫不感到困难,鳄鱼则可在水里逗留0.5~2小时,这正是肌红蛋白发挥储氧供氧机能的奥妙所在。

  所有的哺乳动物的消化系统都包括牙齿、食道、胃、肠等构造,但由于各种哺乳动物的食性不同,它们的消化系统的各个器官在构造和功能上也有明显的不同。牛、羊、兔等草食性哺乳动物,主要食料是不易消化的粗纤维植物,这类动物的门齿和臼齿都很发达,门齿用来截切植物的茎叶,臼齿则把切碎的茎叶磨烂。另外,这类动物的消化管都很长,盲肠很发达,这可以增大消化面积,提高食物的利用率。有的具有分成3室或4室的复杂的胃,食物在胃里反复消化、分解,得到充分吸收。猫、狗、虎等肉食性哺乳动物,它们的犬齿特别发达,利于撕咬、捕获动物,它们的食物比草食性动物更精细些,易于消化,而且含热量高,因此进食量相对来讲比较少,这样减少了消化系统的工作量,消化管的长度大大缩短。

  一般而言,哺乳动物都是胎生。但是,鸭嘴兽却与众不同地既下蛋,又与其他哺乳动物毫无二致地用乳汁养育后代。鸭嘴兽身上有200多个小腺体,所有腺体的导管均汇集于腹部皮肤的一个特定位置敞开,形成乳腺区,奶汁从靠毛鞘的开口处——哺乳区分泌出来,沿着羽毛淌下来,小鸭嘴兽只能舔食,而不像其他哺乳动物那样,将奶头含在嘴里吸食乳汁。除开卵生这个特点外,鸭嘴兽还具有与其他爬行动物相似的特征:雌兽还有孵卵的习惯,它的体温不大恒定,大脑也不太发达,成年后的鸭嘴兽没有牙齿。鸭嘴兽这样既像爬行动物又确实是以哺乳方式来养育后代的哺乳动物,在动物起源研究上具有特殊的身份,被认为是爬行类向哺乳类动物进化的过渡动物,从鸭嘴兽身上,研究动物起源、分类的学者们,可以找到哺乳类起源于古代爬行类的证据。

  海豚是通过声音信号与同类进行沟通、联络的动物。它们的声音信号反应,可能是世界上最接近于人类语言的动物语言。科学家们曾做过这样一次有趣的试验。科学家首先让两只养在同一水池里的海豚学会了一种技巧,即当它们看某一图案时就会条件反射地去推压左侧的装置,而见到另一图案时又会推压右侧的装置。在这之后,科学家们用隔板将水池一分为二。这就使圈在水池右半部的海豚能看到图案,却无法触及到相应的装置;呆在池子左半部的海豚能触及装置却又看不见那幅刺激它推压装置的图案。然而水池隔开不久之后就出现了奇迹。左半部那只海豚居然能在没见到图案的情况之下,准确无误地推压装置。这一事实表明:右半部水池里的海豚已经通过声音信号将图案展示的品种及时间这样复杂的信息准确无误地传达给同伴。

  动物界常有许多怪事,像鱼的鲸都不是鱼,善于水中游泳的企鹅却是鸟,无翼不能飞的鸵鸟是鸟,而有翼能飞的蝙蝠却不是鸟。

  为什么蝙蝠不是鸟呢?蝙蝠虽然有由前后肢和尾之间的皮膜连成的翼,胸骨和胸肌都很发达,能像鸟类那样展翼飞翔,但它不是鸟类而是哺乳动物。因为蝙蝠的体表无羽而有毛,口内有牙齿,体内有膈将体腔分为胸腔和腹腔,这些都是哺乳动物的基本特征,更重要的是,蝙蝠的生殖发育方式是胎生哺乳,而下像鸟类那样卵生,这一特征说明蝙蝠是名副其实的哺乳动物。

  顺便再说明一下鲸和企鹅的身份。鲸虽然体形像鱼,如前肢变成鳍状,后肢完全退化,尾呈水平鳍状,适于游泳。但是,鲸具有很多非鱼类的、而是哺乳动物的特征,如鲸的幼体体表有毛,用肺呼吸,体温恒定,胎生哺乳,这些特征说明鲸是哺乳动物,而不是鱼。企鹅原本是有羽毛的,但长期的潜水生活,它的羽毛已退化成鳞片状,此外它的骨骼构造、内脏结构及卵生的生殖方式与鸟类相似,所以它是鸟类。

  蝙蝠发射超声波主要是为了探测食物的方位。它们使用的声波频率通常高达40 000~300 000赫兹,波氏为1~3毫米。以几乎静止不动的、小型的对象为食物的蝙蝠(即吃停在树上的昆虫或水果、浆果之类的蝙蝠种类),觅食所用的声波相对较低、频率恒定,约为150 000赫兹。而在飞行中捕食猎物的蝙蝠不光要确定猎物的方位,还要测定猎物的移动速度,于是它们都善用频率不断变换的声音信息。食虫蝙蝠常将自己的身体倒挂在树或岩壁上,而它们的嘴却不停地向四面八方旋转,每秒钟发出10~20个信号,每一信号包含50个声波振荡,起始频率与结束频率分别为90 000赫兹和45 000赫兹,使两种不同的频率在一条信息中出现。

  蝙蝠通过测量与定位信号波长相关的回声声波变化来给飞行中的猎物定位定向。猎物迎面飞来,蝙蝠就会收到如同被猎物压缩过了由长变短的反射声波,猎物飞行速度的快慢与反射声波波长压缩的程度成正比。倘若猎物与蝙蝠逆向飞行,则收到的回声的波长会变大,速度越快,听到的回声频率也就越低。

  蝙蝠的回声探测器具有很高的精确性。不同质地的物体对声波的反射也不尽相同,平整光滑的物体反射声波效果最佳,柔软粗糙者则使声波衰减,蝙蝠竟能将面积相同的绒布、胶合板以及砂纸区别开来。

  爱吃鱼的蝙蝠的回声探测器不仅能在空气中工作,甚至对水也有极强的穿透力。它们紧贴水面飞行,并向水中发送信号。按理说声音信号只可能部分地从水面反射回来,且大部分回声会在空气中消散,此外,含有80%水分的鱼体与水的传声特胜非常

  有些动物对食物、异性、敌害的发现与识别主要是依靠嗅觉(化学感觉),在行为上的重要性超过其他远距离感觉,特别是超过视觉,这类动物称为嗅觉动物。对各类被嗅物刺激阈特别低的嗅觉称为高嗅觉性,嗅觉动物一般都具有这种特性。哺乳动物一般属嗅觉动物,狗是人们熟知的嗅觉动物,但灵长类(包括人)、翼手类和鲸类等则属例外。这些视觉发达的动物.即为视觉动物,但同时它们却是低嗅觉性或无嗅觉性。鸟类是典型的视觉动物,是低嗅觉者.但凫类和鹬则例外.而表现出色的嗅觉。在两栖类中,蛙为视觉动物,蝾螈为嗅觉动物.蛇类对其咬伤的猎物所放出的嗅物质能正向追踪.在这种情况下,除嗅上皮外,认为还与雅科布森氏器官的嗅功能有关。在鱼类,板鳃类嗅叶很发达,嗅觉灵敏.而硬骨鱼认为是视觉动物,但在嗅窝内水流流动良好种类则具有较好的嗅觉,脂等在各种披嗅物的训练影响下产生嗅觉是可能的.在昆虫界里,探索钻入厚木材层中的穿孔性宿主幼虫的雌姬蜂;从雌性发香器官(引诱腺)分泌的性引诱物质,即使其浓度很低,雄蛾也可以辩别等等,均表示对特定的化学物质具有高的敏感反应。在蜜蜂和蚂蚁的社会生活中,对饵源的通知和食饵的发现以及敌方、已方的识别等.嗅觉也都具有主要的作用。高嗅觉的动物,例如:狗,一般用在警务方面。

  有些动物对食物、异性、敌害的发现与识别主要是依靠嗅觉(化学感觉),在行为上的重要性超过其他远距离感觉,特别是超过视觉,这类动物称为嗅觉动物。对各类被嗅物刺激阈特别低的嗅觉称为高嗅觉性,嗅觉动物一般都具有这种特性。哺乳动物一般属嗅觉动物,狗是人们熟知的嗅觉动物,但灵长类(包括人)、翼手类和鲸类等则属例外。这些视觉发达的动物.即为视觉动物,但同时它们却是低嗅觉性或无嗅觉性。鸟类是典型的视觉动物,是低嗅觉者.但凫类和鹬则例外.而表现出色的嗅觉。在两栖类中,蛙为视觉动物,蝾螈为嗅觉动物.蛇类对其咬伤的猎物所放出的嗅物质能正向追踪.在这种情况下,除嗅上皮外,认为还与雅科布森氏器官的嗅功能有关。在鱼类,板鳃类嗅叶很发达,嗅觉灵敏.而硬骨鱼认为是视觉动物,但在嗅窝内水流流动良好种类则具有较好的嗅觉,脂等在各种披嗅物的训练影响下产生嗅觉是可能的.在昆虫界里,探索钻入厚木材层中的穿孔性宿主幼虫的雌姬蜂;从雌性发香器官(引诱腺)分泌的性引诱物质,即使其浓度很低,雄蛾也可以辩别等等,均表示对特定的化学物质具有高的敏感反应。在蜜蜂和蚂蚁的社会生活中,对饵源的通知和食饵的发现以及敌方、已方的识别等.嗅觉也都具有主要的作用。高嗅觉的动物,例如:狗,一般用在警务方面。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7kmt.com/liuleiniao/3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