缉捕性命的律动(组图)

  鸟,大自然最富神奇的创造之一,它们舞姿灵动,体态轻盈,一个展翅,就飞翔在天空,掠过村庄田野,掠过树林湖泊。自由,是人们对鸟儿的向往。

  阿勒泰市退休老人张国强,年逾六旬才开始拍鸟,11年来,他总说自己是鸟类摄影领域的学生。然而,他的鸟类摄影作品却令北京师范大学教授、中国动物学会鸟类分会副理事长张正旺感佩不已。他镜头中的鸟儿就像一只只精灵,带着生命的律动,向每一个观者讲述属于鸟类世界的故事。

  11年前,若是拿一张柳雷鸟的照片给张国强看,他根本就叫不出名字。当时的他,是个名副其实的鸟痴——他只认识乌鸦和麻雀。

  如今,在乌伦古湖边,只要看一眼,他就能分辨出停歇在湖边的鸟的名称,俨然是个鸟类专家。近日,记者在阿勒泰市见到张国强时,他刚从福海等地拍鸟归来,这样的短行对于他来说是稀松平常的事。由于痴迷,张国强也被同行笑称为“鸟痴”——为鸟而“痴”,拍鸟成“痴”。

  2002年,张国强从阿勒泰地区中级人民法院党组书记的岗位上退休,他和拍鸟结缘纯属偶然。

  2005年4月的一天,64岁的张国强在家中拿相机拍摄窗外的美景,突然一只小鸟闯入了镜头,他赶紧按下快门。不少人看了照片后,都表示这只小鸟被张国强拍得活灵活现。朋友的肯定给他带来了信心,张国强决定加入拍鸟行列。

  然而,看似简单轻松的观鸟、拍鸟,干起来却非常艰辛复杂。第一大难题就是交通问题。因为年龄大了,考虑到安全问题,家人不让他开车。每次去拍鸟,张国强只能通过搭便车、骑自行车、骑马或步行等方式。“另外相机设备重,一般都在20公斤,有时候一扛就是好几天,经常累得腰酸腿疼。”张国强说。

  第二个困难是不懂鸟。11年前,张国强拍鸟时,阿勒泰还无一人涉足该摄影领域。当时的张国强不会电脑,无法上网查询。“常常拍的是什么鸟自己也不知道。”无奈之下,张国强只能把照片洗出来裱在纸上,再邮寄给各地专家。有时,他就干脆坐车到乌市,找中科院新疆生态与地理研究所的专家帮忙辨认,再把名字写在照片背面带回去。“你看,这就是当年我洗出来的各种鸟类照片。”记者看到,在张国强家的阳台,有好几个尼龙袋被照片塞得满满当当。

  拍鸟之后,张国强发现,阿勒泰地区鸟类研究还是空白。从那时开始,张国强决心整理一套完整的阿勒泰地区鸟类资料,没想到这一拍就是10来年。

  为了研究鸟、拍鸟,65岁的张国强开始自学电脑。张国强的女儿张鹏告诉记者:“父亲退休前从没摸过电脑,拼音打字的难度可想而知。”

  认识鸟是个很艰难的过程,张国强通过千里寻师、阅读书籍、拍摄后的反复观察,利用网络查阅、观鸟爱好者之间相互交流等方式在探究着阿勒泰的鸟类。

  拍摄过程中,张国强喜欢观察鸟儿的身姿、习性和叫声,拍摄后就把它记录下来。

  “这个叫西方松鸡,眼周有红色裸区,全国只有阿勒泰有;这种叫黑琴鸡,雄鸟求偶时尾羽竖起成扇形……”张国强告诉记者:“现在见了鸟,只要是我拍过的,一眼就能叫出名字来,我现在能随口叫出340多种鸟的名字,而且我都知道它们的生活习性。”

  青河、布尔津、富蕴、哈巴河……背着几十公斤重的拍照装备,11年来,张国强的足迹遍布阿勒泰11.8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我已经拍过340多种鸟,几乎把阿勒泰的鸟都拍完了。”张国强成为阿勒泰拍鸟第一人,也成为阿勒泰鸟类研究专家。

  2013年1月,我国首部以鸟类图片为载体的图书《中国鸟类图鉴》在北京发行,张国强作为编委会成员受邀参加了发行仪式。这部书收集中国野外鸟种约1200种,图片4000余张,采用图片超过250多张的鸟类摄影家有五位,张国强便是其中之一,也是新疆唯一的一位。

  2015年11月6日,耗费张国强十余年的心血之作《阿勒泰野鸟》科普图书发行。这部书收集了张国强拍摄的342种鸟类,很多鸟类如小嘴鸻、阿勒泰雪鸡、岩雷鸟、西方松鸡等是第一次在中国被拍摄到。中科院新疆生态与地理研究所研究员、新疆动物学会理事长马鸣认为,《阿勒泰野鸟》是一本宣传推介阿勒泰的精美外宣品,文字流畅,图片精美,具有较高的科学性和艺术性,对研究新疆鸟类资源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对普及鸟类知识、推动我国的观鸟事业也具有积极意义。

  翻看厚达470多页《阿勒泰野鸟》这部书,个中酸甜苦辣只有张国强自己知道。

  张国强有20年的糖尿病,每次出门都带着胰岛素,高血压也需要药物控制。对他来说,观鸟拍鸟是一件苦差事,经常跋山涉水,为了寻找

  “你看,我为了拍摄阿勒泰雪鸡,用了好长时间翻越了无数座高山深谷才拍到它们。”张国强把书翻到了第12页。

  2009年6月,从牧民那里获知阿勒泰雪鸡出现的线索后,他急忙赶赴青河县,骑马上山开始寻找雪鸡。走到第四天,终于发现了它的踪迹。“当时天还没亮,就飘起了鹅毛大雪,

  像时,我兴奋极了,我是第一个在野外拍到阿勒泰雪鸡的人。”为了拍到品质更好的照片,张国强走走停停拍了近千张,全然忘记了时间。在攀登一块巨石时,低血糖犯了,他头一晕,瘫坐在地上。“多亏了向导的及时救助,要不命就没了!”张国强说。

  “你看,这是岩雷鸟,春夏秋冬的羽毛都不一样,可漂亮了!”跟记者讲起岩雷鸟时,张国强很是兴奋。可谁知道,为了拍摄岩雷鸟,他一年四季都在追踪它们的足迹,有一次他坐的汽车差点冲下悬崖……

  2009年,张国强左眼失明,这给拍摄带来了更大的困难。“别人能看见10只鸟,我只能看见两三只。”因为视力的原因,有一次在青河拍摄绿翅鸭时,他不小心踩进了沼泽地,后来用三脚架撑住才慢慢爬了出来。

  擦肩而过的死神也没有阻挡住张国强的脚步,他对拍鸟的热情不减反增。为了拍摄蓝胸佛法僧,他连续两个月清晨四五点出发,晚上太阳下山了才回家,看着它们一次次外出捕食,看着它们生蛋、孵化,等待最佳拍摄时刻。

  “鸟很机警,一旦感觉到人的存在,大鸟100米以外就会飞走,小鸟30米到50米也会溜之大吉。”张国强说。他有一年冬天去福海拍摄天鹅,由于天鹅很机警,为拍到更近更清楚的照片,他穿着白色的衣服在冰上一卧就是好几个小时。

  “鸟类摄影特别考验一个人的意志,无数次我在孤独和绝望中守候,直到濒临放弃的那一刻,鸟儿才翩然出现。”在张国强看来,几天、几周、几个月的等待不算什么,拍到好的照片就是最大的慰藉!

  为更多的人共享自然之美“接触大自然的生灵后,我才感受到大自然中各种生命的可爱和伟大,也更深刻地认识到地球是所有生命的共同家园,人类应该与万物和平、和谐、和睦相处。我希望通过我的作品引起全社会的共鸣,唤醒更多的人爱鸟护鸟。”尽管今年已75岁高龄,但张国强仍在为宣传爱鸟护鸟四处奔忙。

  每年的“爱鸟周”,是张国强最忙的时间。他不仅要去各地的学校给孩子们宣讲鸟类知识,还要在阿勒泰地区的六县一市巡回展览自己的作品。

  很多孩子在听完张国强的课后,成了一名爱鸟护鸟志愿者。5月初,记者走进阿勒泰市二中的校

  园,白桦树上安放了很多鸟窝。该校校长黄超然告诉记者,学校每年都请张国强老人来做讲座,越来越多的孩子成为爱鸟护鸟志愿者。

  不只是学校,阿勒泰当地居民也从张国强的作品中感受着鸟的可爱和阿勒泰的美丽。“非常感谢能够分享您的照片,在这里我能够看到各种美丽的鸟,尤其是金雕喝水的照片,我被震惊了。没想到阿勒泰有这么多可爱的精灵,我会好好爱护它

  近年来,随着阿勒泰生态环境的日益改善,每年4月至5月,大批的候鸟从南方飞来。在福海县的乌伦古湖,在富蕴县可可托海的野鸭湖,在哈巴河的可可托海湿地,在阿勒泰每一片适宜鸟类繁衍迁徙的水面和湿地,都会有成千上万只各种候鸟栖息。它们在阿勒泰停留两个星期到一个月,补充营养,谈情说爱,然后,大部分鸟儿继续北上,飞往西伯利亚或者北极一带繁育后代。

  2011年,自治区主要领导在阿勒泰考察调研时,提出了“保护生态、放大优势、突出民生、形成特色、创先争优”的具体方向,要求阿勒泰打造新疆“两个可持续”示范区,建设代表新疆的重要“会客厅”。

  “要建设代表新疆的重要‘会客厅’,作为阿勒泰人,我觉得我的责任更重了。”从2011年开始,担任阿勒泰地区摄影家协会名誉主席的张国强积极开展以观鸟、拍鸟为主题的野外探险或户外休闲活动,并每年与阿尔泰山国有林管理局联合举办“爱鸟周”活动,让更多的人聆听鸟的天籁之声,共享自然之美。在张国强等人的努力下,现在,阿勒泰地区爱鸟护鸟之风日盛。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7kmt.com/liuleiniao/1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