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越冬水鸟同步考查北线

  第一个点在澄迈,那里生境很好,有山有水,交通便利,还安静不受任何打扰,但却没有鸟。我们用了半个小时观察记录,也只有4只大白,13只苍鹭。队长旁白:以前,卢老师带我们在这里观鸟,有400多只栗树鸭,很近,非常近。他比划着,仿佛栗树鸭近的就在脚边似的。对比如此强烈,深受打击。

  这里多的是各种棕榈树,灰色巨大叶片的棕榈树正开花结果,揪了三粒,算是收获吧。

  我猜水鸟也不喜欢这样的改造,连小白都只有1只。在远离热闹的小水湾,木麻黄树掩映的角落里,才有一小群青脚鹬,12只。

  这两个点鸟少到可以忽略不计,但还不是最少的,清澜港最少,只有渔船没有鸟,一只也没有。

  老朋友红喉鹨,认识它是在新盈的大草甸上,成群的,30+,那时候天色暗看不清,这次遇到的比较近,忙着吃草籽,按它的习性,猜应该不是一两只,果然海豹后来数到了10+。

  纯色山鹪莺是我和队长刷的新鸟种,以前蔡挺老师有个帖子,专门分析如何分辨纯色山鹪莺和黄腹山鹪莺,这次用上了。

  幸运的是下午在东坡湖又超近距离看到了黄苇鳽。我和猩猩在东坡湖边聊天,猩猩高兴加大了嗓门,一句话就把他背后草丛里躲着的黄苇鳱惊飞了,我们才意识到,原来它刚才一直在离我们一米远的地方。黄苇鳽在红树的支柱根里躲了一会儿,压压惊,之后又一步一步蹭到岸边的草丛里,到我们不过三五米的距离。我、尔辉、海豹相机对着,猩猩和他迷恋观鸟的植物大神朋友望远镜对着,惊叹于黄苇鳽的保护色,像一丛草一样躲在草丛里。

  旁边疑似非野生的斑嘴鸭也游来游去,不怕人。猩猩他们笑它,说观察过它很多次,从没见到它在这附近逮到鱼,是一直饿肚子吗?也许斑嘴鸭吃的优雅,从不叼着食物乱甩吧……

  东坡湖的鸟况也不如预期,小白20+,大白3,黑水鸡、小PI䴘、池鹭都不如上周末记录到的多。

  第二天的调查范围在文昌,东寨港的海岸森林一大早八点就到了大致坡的观测点,这里的夜鹭和栗树鸭较稳定,栗树鸭与去年持平,夜鹭虽然数到几百只,和去年比还是少了1/3多。

  大寒已过,春天快到了,希望更多的人关注湿地、保护湿地,希望下次水鸟调查的时候,每一片湿地都有数不清的水鸟。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7kmt.com/lishuya/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