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怀奇特才能的湿地水鸟

  据统计资料显示,我国有湿地水鸟12目32科271种。这些水鸟中,不乏身怀特异功能者,让我们来瞧瞧吧!

  栖息于沿海海滩、内陆淡水河湖沼泽地区的斑脸海番鸭,可以在水下潜行深达5至10米,有时甚至更深。

  善游泳的黑水鸡,能将整个身体潜藏于水下且鼻孔露出水面进行呼吸而潜行达10米以上。

  潜鸟科中的大型水禽红喉潜鸟,体长54-69cm,体重可达2.5kg以上。它们能在水下快速游泳,追捕鱼群,潜水持续时间可达6090秒。个体较红喉潜鸟大一些的黑喉潜鸟,能在水面飞奔追捕鱼群,但觅食主要是通过潜水,一次潜水时间可长达90120秒,潜水距离长达400多米。

  栗树鸭飞行能力弱,其速度亦不及其他鸭类快,但善游泳,且潜水能力甚强,一次潜水可达十几分钟,可称得上水鸟中的潜水冠军。

  以动物性食物为食的长尾鸭,是一种非常罕见的冬候鸟,每次潜水时间达30-50秒,其飞行速度平均每小时可达到80公里。

  我国偶见的灰鹱,被誉为鸟类中的“迁徙之王”。根据安放在灰鹱身上跟踪其活动的19个电子追踪标签的一次记录显示,它先是向北飞到白令海,接着向南飞往南极洲、然后向东飞往智利,最后向西飞往日本和新西兰。在200天里迁徙6.4万公里,相当于绕地球飞行一圈半,有时一天的飞行里程可以达到997.8公里。

  白额燕鸥的长距离迁徙也非常有规律,几千年来周而复始,夏天,它们在海滨湿地周边生儿育女、繁衍生息;秋风乍起,它们拖家携口,越过重洋,远赴万里之外,世世代代在南半球和北半球之间来回往返。

  斑尾塍鹬保持着鸟类不间断飞行的世界纪录。据报道,2007年9月,一只代号为E7的雌性斑尾塍鹬,在中途不降落不进食的情况下,斜跨太平洋,连续不停地从美国阿拉斯加一路飞往新西兰,8.2天时间内飞了11587公里。鸟类可以直接飞越太平洋,使不少生物学家跌破了眼镜。

  水雉主要栖息于富有挺水植物和漂浮植物的淡水湖泊,因其有细长的脚爪,能轻步行走于睡莲、荷花、菱角、芡实等浮叶植物上,并在浮叶上挑挑拣拣地找食。这位活泼的凌波仙子亦能沿水面飞行捕食,亦能潜行于水底觅食。

  鸬鹚采用扎进水里快速潜泳、用尖端带钩的嘴捕捉鱼类。在海草丛生的水域追踪猎物,它们主要用脚蹼游水;在清澈的水域或是沙底的水域,就脚蹼和翅膀并用,其翅膀已经进化到可以帮助划水;在能见度低的水里,鸬鹚往往采用偷偷靠近猎物,突然伸出脖子用尖嘴发出致命一击。这样,无论多么灵活的猎物也很难逃脱。在昏暗的水下,鸬鹚则借助敏锐的听觉捕捉猎物。若遇到大鱼,一只鸬鹚无力制伏时,它会一边搏斗,一边呼唤同伴前来,二三只协同作战,有的啄头,有的衔尾,把猎物连推带衔弄到船边,以使渔民立即用网捕捉。

  全世界总数尚不足1600对的白腹军舰鸟,在我国仅偶见于广东沿海岛屿一带,是国家一级重点保护动物。白腹军舰鸟有一对长而尖的翅膀,极善飞翔,能在高空翻转盘旋,也能飞速地直线俯冲。但由于羽毛没有油,沾水就会淹死,因此它们亲自动手捕捉的仅仅是一些漂在水面上的水母、软体动物甲壳类和一些小鱼及死鱼,很难吃到水下的大鱼。在长期的演化过程中,白腹军舰鸟凭着高超的飞行技能,依靠掠夺其他海鸟捕获的食物来弥补自己取食能力的缺陷。军舰鸟的名字,就是从它们的掠夺习性而来的,人们贬称它为“强盗鸟”。它们常常突然发起空袭,凶猛地冲向目标,使被攻击者吓得惊慌失措,丢下口中的鱼仓惶而逃。“强盗鸟”便趁机立即急速俯冲,凌空叼住正在下落的鱼,并马上吞吃下去。

  栖息于潮湿稠密林地的黄胸鹬,能聪明地用脚敲打泥土把蚯蚓引诱到地表,然後用长而敏感的喙,像镊子一样将蚯蚓拖出,然后吃掉。

  体型既矮又胖,看起来十分滑稽的翻石鷸,它们的嘴很短而且微微上翘,很不适合在土中寻找食物。经过长期进化,它们养成了一种最常用的觅食习惯:平时在潮间带、河口沼泽或是礁石海岸等湿地中,它们不断用嘴翻开石块或贝壳,寻找藏身其下的沙蚕、螃蟹等小动物充饥。它们逐一翻转石块的模样非常有趣,仿佛是警察正仔细地搜寻着隐藏在石头背后的蛛丝马迹。

  遗鸥的群体防御能力很强,在孵化后期和育雏期间,如有人、畜或其他天敌进入巢区时,成千上万只遗鸥会倾巢而出,在巢区上空或大声惊叫或狂飞乱舞,有的不顾一切地向下俯冲,有的居高临下排泄粪便对付入侵者。棕头鸥也是如此,在产卵孵化、育雏期,有敌意的对手接近巢区,大批棕头鸥会集体在低空盘旋,俯冲、嘶叫或排粪,直到入侵者逃离巢区为止。

  红脚鲣鸟在孵卵期间如果遇到干扰,亲鸟就会迅速起飞,向来犯者猛冲过去,同时将粪便象雨点一般向来敌喷射出去。它们常常成群结队地去海上觅食,有时会在正常返回的飞行途中突然“急刹车”,刹那间回到自己的巢中,这是它们为了迷惑和躲避随时会袭击它们的“强盗鸟”军舰鸟的一种本领。

  短尾信天翁的幼鸟有一种特殊的本领,它们体内未消化的油脂和残存物,冷却后会形成大量粉红色的、由甘油三酯和脂类组成的、像鲸蜡一样的“胃油”,集中在胃上皮细胞的外面。每当遇到危险时,它们就会将这种“胃油”当作子弹喷射出去,赶走天敌。

  栖息于水生植物丰富的湖泊、河流、池塘、沼泽等水域中的绿头鸭,具有控制大脑部分保持睡眠、部分保持清醒状态的本领,这是美国生物学家发现鸟类可对睡眠状态进行控制的首例证据。研究报告认为,绿头鸭在睡眠中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以帮助它们在危险的环境中发现偷袭的敌人。

  毛腿鱼鸮能摆出一种可怕的姿态,称为恐吓炫耀。遇到对手时,它先将头部和颈部的羽毛竖起,然后头部猛向前伸,部分或全部地张开双翅,同时不断地发出刺耳的叫声,对手常常会感到非常恐惧而逃之夭夭。

  俗称“水葫芦”的小䴙䴘,幼鸟生长速度奇快,从4、5月份出生到年底,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幼鸟的身型就长得和它们的父母相差无几了,一般人已无法分清哪个是幼鸟哪个是成鸟了。

  夜鹭,其眼睛具备大量视杆细胞,因此具有夜视能力,所以它们通常于黄昏后从栖息地三三两两地出来,在水边浅水处捕食高灵活性的鱼、蛙、虾、水生昆虫等动物;也有单独伫立在水中树桩或树枝上,眼睛紧紧地凝视水中寻觅猎物。清晨太阳出来以前,则陆续回憩息处养神。

  普通翠鸟扎入水中后,仍能保持极佳的视力,因为它的眼睛进入水中后,能迅速调整水中因为光线造成的视角反差,这种功能大大提高了它们在水中捕食的效率。

  长距离迁徙鸟类红腹滨鹬,可以根据自己迁徙的路线改变它们的外表。鸟类学家发现,红腹滨鹬被捕获并被放置在比较冷的环境中,此时它们的肌肉和器官就会萎缩以减少热量散失。这种能力还会传递给后代。

  海鸥不仅是“海港清洁工”,还是海上航行安全的“预报员”。因为海鸥的骨骼是空心管状的,没有骨髓而充满空气,很像气压表,能及时地预知天气变化;其翅膀上的一根根空心羽管,也像一个个小型气压表,能灵敏地感觉气压的变化。

  在苇塘及沼泽地区内活动的食虫鸟类湿地苇莺,天生一副好嗓子,常伫立于芦苇顶端不停地鸣叫,婉转动人。它们是最擅长效鸣的鸟,能模仿60多种鸟鸣,因此受到不少养鸟人青睐。

  湿地水鸟中也有不少拟态现象,小苇鳽可算是最为出色的。在长期的进化过程中,小苇鳽的行动变得极为谨慎小心,白天多隐蔽在芦苇丛和其他茂密的植物丛中,黄昏和晚上出来活动。当它们感觉到有危险时,常常向上伸直头颈,长时间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如不仔细观察,人们还以为是一株枯草或一根树枝,只有走到它的跟前,它才“扑”地一声展翅飞走。栖于河流及海边沙滩砾石灌木丛中的大石鸻,体色与乱石酷似,很难被敌人发现。普通燕鸻由于体色和周围环境很相似,它们休息时站立在土堆或沙滩上,一般不易被对方察觉。生活于潮湿稠密林地的黄胸鹬,是会令人吃一惊的猎禽,淡黄褐色有斑纹的羽衣与环境一致,常蹲伏在枯叶中一动不动等待猎物,直到几乎被人踩上时才会突然迅速飞走。

  1.依据《服务条款》,本网页发布的原创作品,版权归发布者(即注册用户)所有;本网页发布的转载作品,由发布者按照互联网精神进行分享,遵守相关法律法规,无商业获利行为,无版权纠纷。

  2.本网页是第三方信息存储空间,阿酷公司是网络服务提供者,服务对象为注册用户。该项服务免费,阿酷公司不向注册用户收取任何费用。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7kmt.com/lishuya/1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