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鸟飞 鸟来鸟往的人生

  1月份和2月份的监测,既见证了鸟的稳定,也感受了鸟的奔波,为了暖饱也好,性情使然也罢,都给生活在海边的我们在工作和爱好上带来了精彩与富足。

  观鸟比观人舒服多了,没有好坏导致怒发冲冠或怜爱有加,也没有三观的异同或是恨不相逢未嫁时或是行人更在青山外。鸟来鸟往,我们旁观,我们参与,我们当我们想当的角色,就这么任性。

  1月份的时候,大凤头燕鸥离开了沙滩,去了它们想去的地方,但黑尾鸥的到来填补了失落。红嘴巨鸥是真正的朋友,一刻也不曾轻言离去,依然在那里缤纷界面,为新年保持活跃氛围。同样情深义重的还有红嘴鸥,虽然彩桥鱼塘因改造闸门弄脏了它们原来的栖息地,但它们依然在附近的水库演绎江湖义气,让我们这些湿地人默默领会年年陪伴的感动和感恩。

  黑脸琵鹭的数量增至37只,幸福每年都在积累。平常时光,涨潮的时候黑脸琵鹭不是在红树上栖息,就是在养殖塘里走动;退潮则下滩涂,在潮沟里摆弄大勺子,或觅食,或梳理羽毛。1月22日,无意看到它们却在农田中走秀,惊讶我的眼神,惊喜我的记录本。稻田地里经常看到蓝胸秧鸡、彩鹬、沙锥、林鹬、金斑鸻、黑翅长脚鹬、黑尾塍鹬、长趾滨鹬等等,但看到白琵鹭和黑脸琵鹭却是第一次!跟牛及牛背鹭混在一起仿佛有点违和感,但想必它们也有属于它们的需求,或许,能屈能伸才是大丈夫,再说了,鸟界或许根本就不存在像我们人类刻意打造的高低贵贱,就算存在,或许它们也不以为然。其实,既能填饱肚子又能安居乐业,管它天涯还是海角!

  红腹滨鹬跟大滨鹬逍遥了一段时间,1月底的时候也都集体转移,或许去了更南的南方。今年的大滨鹬数量挺多,20来只,虽然只有3只红腹滨鹬混迹其中,但第一次在后水湾记录到,心也窃喜。

  去年3月底的时候记录到6只弯嘴滨鹬在我们湿地过境,带着斑驳红色的繁殖羽。今年1月25日,自然恢复红树林的废弃盐场中见到3只,跟大群的蒙古沙鸻同吃同住同飞翔。弯嘴滨鹬的记录数量一向都很少,让我们倍加关注,有时看到黑腹滨鹬也会刹那混淆。说到黑腹滨鹬,数量上比以往真的多了很多,几百只的势头一直保持至今,跟蒙古沙鸻经常在夕阳底下演绎鸟浪,变换无穷的线条刚柔相济,瞬间可以激活我们内心潜伏的画家基因以及自带乡土歌手的情怀。导演鸟浪的最佳选手当然要数丝光椋鸟,黑压压的一片飞过红树林飞过木麻黄,规模宏大。只是刚劲有余柔情不足,噪杂声无处躲蔵,适合眼观六路不可耳听八方。

  2月8日,终于在银滩拍到游隼。平时在那里看到猛禽在天上旋飞,最多的是鹗、黑鸢和红隼。游隼在沙滩上站立的模样很个性,傍晚时分,不知道它在等待还是在扫描,安静来得有点忐忑。内心的戏外人永远摸不着猜不透你究竟有多少个好妹妹,或许,猛汉有时也会透露轻柔,只是我们经常被惯性思维挡在理解的门外,自以为是地歪曲了人家本来的可爱。

  昨天(2月23日),朋友杨川过来我们湿地游玩,说看到蛇雕在海边的橡胶林上空盘旋,只可惜没有拍到照片。以前都是在山上领略蛇雕的高大威武以及那一声划破山谷的啸声。在海边那可是第一次。看来这几天得去那里守望,至少也得拍个记录照。

  1月份才姗姗来迟的蓝翡翠,每天都蹲在红树枝丫上守候。你以为它在全神贯注地盯着水面,当你稍微靠近却早被察觉并及时窜走,所以一直都没有好照片。不过,看它美丽的羽毛在水面低飞,那也是一种养眼的愉悦。喜欢写文章的人总爱胡思乱想,其实很多人很多事只是心中的一种臆想,在得不到的前提下我们总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捏造完美大结局,在相互拥抱中等太阳出来揭穿真相。

  今年记录到的野鸭很少,除了栗树鸭、白眉鸭,就是琵嘴鸭了。栖息地的突然改变或许它们还难以适应,但愿它们在别的地方一样的晴天与安好。

  坚定在此越冬的还有白腰杓鹬、中杓鹬、三趾滨鹬、斑尾塍鹬、翻石鹬、翘嘴鹬、灰斑鸻、环颈鸻、苍鹭等等,路过的总会给我们捎来不少的新鲜花絮,让我们在平凡的生活中开心地疑神疑鬼,而那些一直坚守身边的或许不可避免少些情趣,但对于老大不小的我们来说,这何尝不是一种温暖?!不要等到风景看透了你,才想到细水长流。

  红树林基金会的最新文章:微信关注关注“森林旅游网”微信号:cnftour

  1.依据《服务条款》,本网页发布的原创作品,版权归发布者(即注册用户)所有;本网页发布的转载作品,由发布者按照互联网精神进行分享,遵守相关法律法规,无商业获利行为,无版权纠纷。

  2.本网页是第三方信息存储空间,阿酷公司是网络服务提供者,服务对象为注册用户。该项服务免费,阿酷公司不向注册用户收取任何费用。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7kmt.com/lishuya/1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