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终一只隐鹮:动物园该当奈何扞卫动物?

  欧洲野牛、印度支那虎、苏门答腊虎、獴狐猴、驼鹿、麝牛、野生双峰驼、野牦牛、安第斯兀鹫、美洲海牛、巴拉望孔雀雉、波斑鸨、土豚、犰狳、灰斑角雉、高鼻羚羊、鼠狐猴、赤掌?(xū)、棕头狨(róng)、云猫、袋熊、青头潜鸭、白骨顶、棕尾火背鹇(xián)、环颈山鹧鸪、斑翅山鹑、黄胸鹀(wú)……

  答案可能有些让人有些难受:这些动物都曾经生活在中国的动物园里,后来它们消失了。

  近日,隐鹮也加入了它们的行列。中国的最后的一只隐鹮在北京动物园去世了——从引进算起,隐鹮在那里已经生活了22年。1993年,北京动物园从哈尔滨动物园引进了来自日本的2雄1雌共3只隐鹮。此后这3只隐鹮还繁殖过,让北京动物园的隐鹮数量一度扩大到了6只。但这个本有机会延续兴旺的种群,最终没能逃过全军覆没的命运。

  隐鹮(Geronticus eremitas)隶属于鹈形目鹮科,与大名鼎鼎的朱鹮是近亲。隐鹮长相奇特,给人饱受沧桑、历尽世态炎凉而退隐凡尘的感觉,这大概也是它们中文名字的来历。隐鹮栖息于半荒漠或戈壁环境中,以昆虫、蜥蜴及无脊椎动物为食。

  这种看上去“其貌不扬”的鸟类,早在5000年前的古埃及象形文字中就有记载。1555年,瑞士医生康拉德·格斯纳(Conrad Gessner)首次描述了这种动物,并且强调了它“肉味鲜美”。但令他自己也没有想到的是,仅仅过去约200年,隐鹮就从欧洲大陆消失了。现在,隐鹮最主要的分布国是位于非洲西北部的摩洛哥。

  此外,在土耳其-叙利亚也有极少量分布。土耳其人相信,隐鹮每年的迁徙是在引导穆斯林教徒前往麦加朝觐。但在该地区,人口扩张、栖息地破坏、滥用农药、战争等一系列因素依然将这个物种推向了灭绝的边缘。有数据显示,自1900年至2002年,隐鹮的数量减少了98%。

  本世纪初起,一些针对隐鹮的保护项目陆续展开,其中一些付出得到了回报。在过去10年内,摩洛哥境内可参与繁殖的隐鹮数量正在逐步回升,土耳其的保护也稍有进展。但在欧洲开展的放飞项目进行的并不顺利。至于叙利亚,由于缺乏有效的科学管理和协助,该国隐鹮在战火中灭绝似乎不可避免。目前,隐鹮被列入《濒危野生动植物贸易公约》附录I(CITES I),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将隐鹮的受危级别定位为极危(CR)。鹮科鸟类中,只有朱鹮的受危/保护级别与隐鹮相等。

  更多的隐鹮以圈养的形式生活在以欧洲、日本和美国为主的动物园中。据世界保护监测中心(World Conservation Monitoring Center)2001年的统计,野生隐鹮的数量约200只,圈养种群的数量约700只,2008年,这两个数字分别达到约500只和超过1000只。

  动物园作为野生动物的异地保护中心,是濒危野生动物的“诺亚方舟”。目前,全世界动物园中生活的超过1000只隐鹮,为该物种的保护提供了坚实的基础,也是保存这个物种最后的筹码。为了保证这些隐鹮可以在必要时放归自然,作为动物园,需要从提高每个动物个体的福利着手,做好日常的饲养管理工作——保证它们的生命状态完好、行为健全。

  然而仅仅做好动物个体的饲养管理是远远不够的,还需要建立和保护种群,从而保证它们种群的壮大及基因的多样性。

  为了更好地完成这项工作,需要建立动物档案。动物档案是动物园管理者在动物饲养管理、防病治病、科学研究等工作中的具体记录,是管理、发展动物园的信息资源和重要依据。动物档案上记载着该种动物每个个体的基本信息,如同我们的户口簿和档案一样。有了个体的信息,还要记录种群的信息,动物园将这种工作称为种群管理。

  维也纳动物园正在开展繁育项目,以期实现隐鹮的放归工作。图片:wiki commons/Rftblr

  种群管理不仅可以记录每个个体的信息,还要记录个体间的关系,避免出现近亲繁殖从而给个体带来疾病的困扰(近亲繁殖的动物寿命短、体质弱、畸形、免疫力和繁殖力低下、更易应激、智商低下等)而导致种群退化,这种情况在国内动物园相当普遍。而一家动物园中某种动物的数量终归是有限的,为了避免近亲繁殖,往往需要与其他动物园协作。为了便于组织与协调种群管理工作,一些地区的动物园协会制定了相应的计划。

  例如欧洲动物园和水族馆协会(EAZA)的“欧洲濒危物种项目”(European Endangered Specice Program)、澳洲地区动物园和水族馆协会(ARAZPA)的“澳洲物种管理项目”(Australasian Species Management Program,ASMP)、北美动物园和水族馆协会(AZA)的“物种存活计划”(Species Survival Plan,SSP)等。这些协会通过这些项目收获记录某种动物的个体信息及亲缘关系,并且调换动物个体的饲养单位,以达到避免近亲繁殖的目的。

  世界上有不少濒临灭绝的动物都是在动物园起死回生的。例如阿拉伯大羚羊、黑足鼬、狮狨猴、欧洲野牛、安第斯神鹰等,当然也包括我国的珍贵鸟类朱鹮。此外,还有更多的物种正在通过上述协会的种群管理项目得到保护。如果没有动物档案和种群管理,动物园中的动物恐怕只会沦为繁殖机器,达不到保护种群的目的。

  2001年,中国动物园协会(CAZG)启动了我国动物园历史上的第一项种群管理工作——与国际保护繁殖专家组(CBSG)和华盛顿史密森尼国家动物园(Smithsonian National Zoological Park)开展的圈养大熊猫种群繁殖建议。此后,华南虎、鹤类、金丝猴的种群管理工作也陆续展开。到2012年的时候,中国动物园协会已经建立了25份濒危野生动物的谱系,包含野生动物37种。每种动物的谱系都有相应的保存人和保存单位,例如北京动物园是雪豹、血雉、白鹤等动物谱系的保存单位。

  中国动物园协会已经建立了雪豹等濒危野生动物谱系。图片:wiki commons/Raik Thorstad

  然而,我国动物园数量众多,饲养的动物种类也非常繁杂。国内很多动物园的动物个体状况尚且糟糕,种群管理落后自然就更不足为奇了。因为缺乏有效的管理,可能会出现虽然有谱系但依旧近亲繁殖的可能,因此,我们非常担心会有更多的动物步隐鹮后尘。

  在北京动物园,黑头白鹮与隐鹮饲养在同一间鸟馆。这种鸟类目前国内的野生数量非常少,在野外已经非常难观测到,饲养在北京动物园、石家庄动物园、上海动物园等地的个体,是中国黑头白鹮最后的希望。但目前,黑头白鹮尚未引起这些动物园和中国动物园协会的足够重视,种群管理还是一张白纸。

  动物园应该优先选择饲养展示本土物种。在此,我将中国动物园部分数量稀少、野外种群减少或尚未得到有效保护的动物列于此,并欢迎大家补充。希望中国动物园协会和中国动物园可以尽早提高这类动物的福利,建立种群管理机制,壮大这些动物的种群,为野生动物的再引入奠定基础。

  鸟类:白尾海雕、胡兀鹫、黑鹇、黄腹角雉、海南孔雀雉、绿孔雀、蛇雕、黑脸琵鹭、白鹤、黑头白鹮、大鸨。

  兽类:驯鹿、豚鹿、白唇鹿、坡鹿、赤斑羚、鹅喉羚、普氏原羚、中华鬣羚、塔尔羊、獐、金猫、云豹、雪豹、猞猁、荒漠猫、大灵猫、小灵猫、熊狸、花面狸、貂熊、豺、短尾猴、白头叶猴、灰叶猴、滇金丝猴、黔金丝猴、白眉长臂猿、江豚。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7kmt.com/huikongquezhi/341.html